眾所周知,在江河上修壩建庫、調蓄江河徑流,必然會對江河的生態系統產生影響。近年來,人們在思考以工程為主的治水思路的基礎上,提出了“生命之河”和流域綜合管理的理念。

在生態文明建設成為中華民族永續發展千年大計的當下,我國還需不需要大力發展水利水電?建設水利水電工程一定會破壞江河的生態環境嗎?

單從發展清潔能源角度認識水電不全面

目前除了修建水庫大壩,人類還沒有其他手段解決天然水資源時空分布不均的矛盾。因此,水庫大壩的最重要作用不是發電,而是解決人類可持續發展的這個最大難題。目前世界20%的人生活在缺水地區,預計到2025年水資源嚴重短缺的國家將增至48個,涉及全球30億人口。

即使不利用水庫大壩進行發電,也必須建設足夠的蓄水水庫,把豐水期可能造成災害的洪水儲存起來,變成枯水期的寶貴資源。很多時候,水力發電只是水庫建設的副產品,因為大型水庫在蓄積水資源的同時也蓄積了大量勢能,在放水過程中若不把這些能量用來發電,會對水庫設施和下游邊坡造成巨大壓力。因此,單從發展清潔能源的角度來認識水電并不全面。世界上幾乎所有的大型水電站都是同時解決水資源和能源問題,有時前者甚至比后者更重要。

良好生態環境得益于水利水電的充分發展

聯合國一項調查顯示:除特例外,一個國家和地區的經濟發展水平和社會文明程度往往與該國的水庫蓄水能力、水電開發程度成正比。具體表現為:發達國家的人均庫容和水電開發程度普遍都比較高,而欠發達國家和地區的人均庫容和水電開發程度普遍都比較低。目前,世界人均庫容為580立方米,發達國家平均高達3184立方米,而發展中國家平均僅為500多立方米;世界水電開發程度平均為35%,發達國家平均在70%以上,而非洲地區水電開發程度還不足8%,我國和印度分別為39%和20%。

發達國家的經驗表明,水電和水資源開發程度越高,經濟越發達,生態環境也越好。多瑙河、萊茵河、哥倫比亞河、密西西比河等大江大河都進行了梯級水電的充分開發,江河生態環境不僅未被破壞,反而成為世界公認的風景勝地。在瑞士,不論河流大小和落差高低都千方百計地加以利用,通過沿山修建的長隧道和管道,將高山溪流分散的水能資源,集中到一個水庫后充分利用。

加快水利水電建設是建設生態文明的當務之急

水資源是生態環境的控制性要素,建設生態文明必須正確認識我國的國情和水情。人均水資源短缺、天然水資源時空分布不均的問題在我國尤其嚴重:一是人均水資源占有量只有2200立方米,僅為世界平均水平的1/4;二是水資源空間分布非常不均,且與人口、耕地和生產力布局極不匹配;三是年內降水量分配極不均勻,水資源量中大約2/3是洪水徑流量。

盡管我國實施了最嚴格的水資源管理制度、大力開展“節水型社會”建設,但要從根本上改變水資源嚴重短缺、洪澇災害頻發的問題,最關鍵的措施就是盡快興建一批蓄水調控工程,增加各流域汛期的蓄洪能力,從而增加可利用水資源的總量??梢?,加快水電建設、提高蓄水能力,不僅僅是清潔電力發展的需要,更是防洪減災和保障水資源安全的迫切需要。

從另一個角度講,科學的水電開發本身就是“綠水青山”和“金山銀山”兼得的生態工程,對我國江河保護貢獻卓著。1999年小浪底工程建成后,通過上下游聯合調度,保證了河流的基本生態流量,有效恢復了中下游河道及河口濕地的生態;同時,針對黃河河槽的泥沙淤積問題,通過水庫調水調沙,有效提高了黃河下游河道的行洪能力,大大減輕了洪災和凌汛災害。類似以生態保護為目標,實施科學合理調度、修復河流生態、維護河流健康的水利水電案例不勝枚舉。

建設生態文明,我國水電水利工程的大力發展不容耽擱,對于工程本身存在的技術或管理問題,需要且能夠依靠“改革+創新”來破解,而不是將“綠色”和“發展”截然對立起來,走入“生態愚昧”的認知誤區。

行業新聞

福州市聰銘實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電話:0591-85565633
閩網站備案號:閩ICP備17033974號-1

分享

  • 微信
取消
做爰的全过程姿势,24小时日本高清在线WWW,日皮视频